? 喜迎二十大主题征文(四)散文——把生留给百姓-文秘在线-好文案网
当前位置:首页>>职场范文>>征文稿

喜迎二十大主题征文(四)散文——把生留给百姓

发布日期:2022-04-28 09:50:01 浏览次数:3123

       还是那座宁静安详的村庄,地图上标明这里是雷潭拐,黄家场苏区近在咫尺;还是那条茅草丛生的小路,翻过大堤就是波涛滚滚的汉江,张截港在对岸招手。


       一个县委书记,在生与死的抉择面前,毅然也死留给了自己,把生留给了百姓。一九七五年清明节前夕,十三岁的我还是一个初中生,随同黄场中学的老师到附近给革命烈士扫墓,这个英勇而高大的共产党人形象,就永远地活在我的心间。一晃四十六年过去了,他依然作为舍己为人的楷模不断在我眼前浮现。


      时钟倒回到一九三二年盛夏,国民党集中十万余兵力,分头推进向我发动第四次“围剿”,湘鄂西中央分局由冒险进攻转为消极防御,最后不得不放弃洪湖苏区。红军被迫撤走后,“白狗子”纠结地方反共义勇团等反动武装横行霸道,穷凶极恶地大肆捕杀共产党人,革命者尸横遍野,英烈的鲜血染红了潜江的每一寸土地。


       血雨腥风中,中共潜江县委书记兼县独立营政委杨国均挺身而出。他率领的独立营及部分县区乡骨干神出鬼没,由张金河转移到史家湖一带开展游击战,四面出击打得铲共大队晕头转向,把区区两百余人的队伍发挥到了极致。反动派因此对他们恨之入骨,命二十七旅进驻刘家场围湖烧荒。敌强我弱,弹尽粮绝,眼看着战友们一个个惨遭杀害,有的被活活饿死,隐蔽湖中的独立旅只得化整为零,分散突围,藉以保存有生力量。


      秋风秋雨秋煞人的日子,杨国均决定撤退到汉江北岸的张截港去,带着身怀六甲的妻子,继续与敌周旋。谁知就在通讯员前往渡口找船的时候,被潜伏在黄家场区苏维埃政府的叛徒出卖。作恶多端的铲共大队,深知杨国均参加过数次反“围剿”,百炼成钢,骁勇善战,绝不会束手就擒,便使出一条毒计,强逼每保(村)出具男性青壮年不得少于二十人,以“追赶土匪”之名,向这个村庄迅速实施合围,而他们则站在外圈持刀狞笑。


       杨国钧拥有两支快枪,子弹数百发,以他的身手对付几十号人绰绰有余。可他看到站在面前的不是什么反动派,而是衣衫褴褛,手持渔叉、铁锹、扁担等农具的百姓。杨国均举枪对着自己的头颅,断然扣下扳机,二十八岁生命之花永远绽放在这条通向渡口的小路边。残忍的敌人割下他的头颅,挑到潜江县城悬挂示众。他的妻子也从村中被搜了出来,和那个尚未出生的小生命一起倒在血泊之中。一个监利人,就这样把自己连同妻儿的宝贵生命留在了雷潭拐。许多村民亲睹了这异常惨烈的一幕,事后自发地为心目中的英雄垒起了一个坟茔。近九十个春秋白驹过隙,人们还在心里发问,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他自觉地把生的希望留给百姓?


       毫无疑问,如果当时杨国均双枪连发,是完全可以杀开一条血路的。可要他拿枪对准百姓大开杀戮,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的。这是由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性质所决定的,因为我们的党“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,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”,我们党谋的就是“绝大多数人的利益”;这也是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决定的,从诞生之日起,我们党就把“为中国人民谋幸福、为中华民族谋复兴”作为初心使命。人民,唯有人民,才是中国共产党的根基所在、血脉所系。共产党闹革命本身就是为了人民过上幸福日子,怎么能够为了自己逃生枪杀人民?如果杨国均这样做了,就与我们的革命目的背道而驰,就与反动派没有什么两样,而且还会给敌人挑拨党与人民的关系留下把柄。共产党为了自己苟活,而牺牲他人的生命,这是他杨国均宁死也不愿意看到的结局。


       不与民争利,不与民争生,把生留给百姓,共产党人及其领导的军队这种伟大和崇高的精神,不会因时代变迁而变化。一个初创时只有五十多名党员的马克思主义政党,何以成为一个拥有九千一百多万名党员的世界第一大执政党,并能经受起长期执政考验、改革开放考验、市场经济考验和外部环境考验?


       含德之厚,比于赤子。中国共产党人的为民初心,源自植根人民的根本立场,更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之上。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,人民群众是推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最终决定性力量,是历史的创造者和书写者,是真正的英雄。就在杨国均倒下的第三个年头,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疯狂“围剿”,毛泽东底气十足地说:“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?是群众,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。”


       是的,得民心者得天下。从嘉兴南湖上的一条小船,到承载着十四亿人民希望的巍巍巨轮,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所以能够不断前进,就在于千千万万个杨国均始终坚持一切为了人民、一切依靠人民,把民心当作最大的政治,把人民作为革命打天下、执政坐江山的最大底气。


    “当兵就要当红军,处处工农来欢迎,官长士兵都一样,没有人来压迫人……”《当兵就要当红军》的歌声从汉江边传来。那是村里的老人每每想念视他们为生命的烈士,便会轻声哼起的苏区民歌。


    嘶哑的声音砸回雷潭拐,碎成一地忧伤。天地之间,似乎还在回荡杨国均的心声:把死留给自己,把生留给百姓。


    人民就是江山,江山就是人民。杨国均墓不远处,汉江不舍昼夜逝者如斯,纵然千回百转,也挡不住东归入海的强劲势头。